排球

暗界至尊 第48章 苏醒

2020-01-18 05:14:1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暗界至尊 第48章 苏醒

天蓝草青,空气清新,仿若仙境。

众侍卫心情却沉重,好似有万钧石头压在心底。

待得天亮,关家侍卫才抬着关青衫返回落城。

侍卫均有受伤,却不致命。

关青衫最惨,先前断臂不说,昨晚肩膀还被老狼啃咬一口,官天打的那几巴掌也不轻,五官严重挪位,鼻青脸肿。

来鲢奇山之前,他的眼睛小得跟黄豆似的,经过昨晚一事,他的眼睛变得跟绿豆一般大。

他心内的苦与痛,无处诉说。

只能咬牙切齿在心内发誓,有朝一日一定让老仙加倍偿还今日之耻!

让他在下人面前失了面子,这是他大忌中的大忌。

一百二十人结伴,小心翼翼往回走,心照不宣的沉默,除了关青衫痛苦暗它,与天地间飞鸟啼叫之声外,再无其他声音。

约摸一盏茶之后,他们终于发现被异兽残杀吞食的黑衣人,地上血迹肢体遍布,手指节,衣衫碎片,折断的灵器,应有尽有。

“他......他们那么厉害,竟然被狼吃了?!”

胆小侍卫双腿颤抖不停,望着眼前令人无法置信的一切,冷汗直淌。

胆大之人过去寻找一番,最终寻找到代表双煞身份的东西,一柄奇怪短箭,食指长短,透着寒光。

关青衫闻言,停住哼哼声,努力瞪大被官天打得分解不开的绿豆眼查探,他自然记得那柄短箭。

这柄短箭持有者是这几人头领,修为也是随行而来的一百来人最高的,如今他也被异兽杀害吞食。

胆大之人欲将东西呈给关青衫,还还未等他走过来,关青衫便极力摆手阻止。

一看到血腥地面,关青衫的心一下子凉得好似寒冬腊月。

一地的血腥残肢触目惊心,无人说话。

短箭被胆大之人随手抛在草丛中,众人唏嘘不已。

关青衫背脊发凉,心情最是复杂。

震撼,这绝对是震撼!

见着这情景,侍卫们越发感激官天,若非他出现,想必他们这一百来人昨晚真要交代在这里了。

众人心中感激官天救命之恩的同时,也对关青衫更加不满,大多数已在心中盘要找个合适借口离开关青衫,离开关家。

关青衫本就目中无人,桀骜不驯,压榨护卫侍卫,如今又拿他们生命开玩笑,这样的主子,早离开早解脱。

免得被他当枪使,自己还蒙在鼓里。

唯有齐老一人面色平静,众人见他如此,心情平复许多,依然未从昨晚危险与先前震撼中回过神来。

齐老面色平静,心内却久久无法平息,想了许多,无数个猜测,都一一被他否决。

同一时刻。

周安在山洞外修建小亭,以大树为脊梁,编织些坚韧长草作为屋瓦,掩盖在顶上,遮风避雨。

关叶心陪母亲在附近散心,说些闲话,顺便寻找些药材,鲢奇山多异兽,她们也不敢走得太远,始终在山洞四处兜转。

太阳升起那一刻,萧仙仙从昏睡中苏醒,整个人为之一变,身心轻松许多,往日抑郁堪堪消散,面色红润,气色良好。

见小姐醒来,花雪喜极而泣,眼泪稀里哗啦又下来了,萧仙仙秀眉微蹙,反手一巴掌拍在花雪香肩。

不轻不重的一巴掌,犹如抚摸,花雪甚是想念这种感觉,萧仙仙玉手起落,她哭得更厉害了。

花水搀扶萧仙仙,萧仙仙起身慵懒的伸个懒腰,曲线毕露,环佩璎珞叮当响,见她还望着自己,萧仙仙脸色微沉,娇声问道:“怎么,知道疼了?”

“小姐身子好了,花雪不疼,心暖暖的。”

花雪喜极而泣,莲花移步就要往萧仙仙这里扑来,萧仙仙玉足轻挪,身形一侧,避开了花雪。

“你俩别逗了,小姐您还没穿鞋呢。”

花水指了指地上,花雪闻言破涕为笑,忙俯身。

趁着花雪为自己穿鞋之际,萧仙仙四处观望。

见这四面环山,风景秀美,她的心中越发觉得舒畅,正欲询问些什么,转头之时,才发现昏迷在两三丈之地的官天。

一见有个陌生人,萧仙仙秀眉再蹙起,花水知她不喜欢见到男人,忙解释道:“公子便是落城关家大少爷关天,为小姐医治的便是他,方才吐了两口血,晕了过去,到现在都还没醒来呢。”

“关天?”

秀美蹙得更深,她心有所动,却云淡风轻。

花雪直腰而起,撇嘴道:“没错小姐,就是他,我看他接近小姐就是不怀好意!”

“哪有?“

花水望了官天一眼,转头公正道:“若不是公子舍身救治,小姐说不定还昏迷着呢。公子嘴虽然有些欠,不过人还是不错的,就算他倾心于小姐也没什么。小姐本就国色天香,天生丽质,他若真没啥心思,那就太不正常了。”

萧仙仙闻言思索一番,玉手轻摆柔声吩咐道:“花水你随我来,花雪你过去照料关公子。”

“小姐--”

花雪俏脸变色,秀足微跺,娇哼道。

“花水言语不带任何感情色彩,让她随我去,你好生照料关公子便是。”

萧仙仙莲花移步往前去,花水忙跟上,花雪懊恼,埋头应声道:“是。”

两人立于一片山崖顶端。

花水将近日发生之事,一五一十禀告给萧仙仙,萧仙仙面色平静心绪却不宁,待花水禀告完,她依然站立未动,亦未言语。

花水不敢打扰,立于一旁,安静守候着。

半响。

萧仙仙才从思绪中回神,沉沉叹息,自言自语道:“夫人去了,顾前辈亦随去......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或许,就是如此吧?!”

“小姐请节哀。”

花水在旁轻声劝道,萧仙仙听闻却笑了,黛眉弯弯似月牙,素手缓缓抬起,指着湛蓝天空,一字一句道:“他们在天上,自由自在,不更好吗?”

说罢她转身,罗衫轻摆,叹息道:“我们当为顾前辈祝福,他也算是解脱了。这些年,他活得也太不容易!”

花水心中没有感情,却能用双眼去看,听了此话,也只是默默点头。

“关公子猜测我这身子是被人动了手脚,既然如此,我们便去问问吧。呵呵,顾前辈曾经这般猜测过,可惜不敢确定……还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呢。”

萧仙仙拂袖,轻笑往回走。

“也许吧。”

花水低声应和,跟随其后,不再多言。

成县中医医院怎么样
北京市社会福利医院怎么样
合肥最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廊坊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青海哪家医院治疗白癜风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