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末法乾坤 第四百一十七章:初会女帝

2020-01-18 10:43: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末法乾坤 第四百一十七章:初会女帝

巍峨帝宫天阙,参天入云之壮阔,让人不觉渺小之感。书书

来到此地,强如幻灵王也低下了高傲的头,恭敬的躬身行礼,朗声道:“女帝,帝虹八人已到。”

“四人可入,四人静待!”宫阙内,传出威严声音。一股源于灵魂的压迫感,使得在场所有人都俱是一凝。

宫阙内,珠帘飒飒,四道微光落在了四人身上。

云?、杜军权、李明启、霍羽冲,没有任何预兆,四人突然凭空消失。幻灵王静默无语,楚浩云等人静静的等待。

对于这位传说中的御兰女帝,楚浩云听闻已久。现在的他,也是赶鸭子上架不得不为了。幻灵王肯定早已经看穿了自己身怀玄墨之力,更为恐怖强大的御兰女帝,会是什么样的态度呢?

正当他心怀忐忑之际,云台之下,阶梯漫步,一个苍老的华袍老者缓步而来。笑吟吟的冲幻灵王打了声招呼,幻灵王微笑以待。看着这位与患君常的有些几分相像的老人,楚浩云等人明白了这人就是现今御兰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御相患君天。

“龙轩这老家伙,前来此地,也不通知老夫一声,着实该打!”患君天看着大殿内走出的中年大汉,打趣笑道。

天恒龙轩魁梧健硕,本来还笑盈盈的面庞,听到了患君天的话,那刚毅的面容顿时拉了下来,不怀好意的道:“患老头,你明明比我长出一辈,居然还敢称我老家伙。”

“哈哈,那你还不尊重老夫?”患君天笑吟吟的轻抚胡须,看了看楚浩云等人,在他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微不可察的对天恒龙轩点点头。随即询问道:“女帝此次如何安排?”

“跟预想的差不多,甩手四国之事,准备……”说到这里,天恒龙轩噤声,做了一个清洗的姿态。患君天哈哈笑道:“也该是时候了,龙轩,不必如此忌讳,无幻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没什么不能说的。”

“诸位,本相已在御相府设宴,待女帝召见之后,还请诸位前往御相府一叙。本相知道,诸位都有伤在身,届时龙轩将军会保证本相府邸的治安。”患君天对楚浩云等人道。

“多谢御相盛情。”面对这位御兰帝国数一数二的掌权者,众人不敢掉以轻心,全都是一副谦卑的模样。

“你这老家伙,就知道让我去出力。”天恒龙轩不满的抱怨了一句。

“呵呵,这次穹武斗奇不对外公开,相信两大帝国势力的探子也都急坏了。要是再不给他们一些有用的消息,谁知道那些混蛋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龙轩啊,君常那边已经带人前往,我看你还是赶紧去布置吧。”

“切!你那御相府若是能够轻易滋事之地,本将军早就去你府上闹上一闹了。”天恒龙轩不屑,随口应和了一句,却是没有半点动作。患君天笑着摇头,与天恒龙轩也静待了起来。

不久后,云?四人都走了出来,众人的表情不一,身上的伤势竟也已经完全恢复了。

云?略显深沉,阴柔的脸上目光闪烁不定,仿佛在沉思着什么。杜军权笑的十分灿烂,不知道得到了什么好处,李明启眉头微皱,时不时的看向霍羽冲。霍羽冲是四人中表情如常的,但他的变化却是最大的,这家伙身上澎湃的力量波动,竟然已经到了星辰境七重巅峰。

显然,现在的霍羽冲还无法控制身上的力量,导致能量不断的逸散,使得众人很快就能判断出他的力量界限。众人心头震撼,短短两刻钟的时间,霍羽冲竟然连夸一个大境界与七重境,这显然是御兰女帝的杰作。

他们不同表现的模样,使得患君天与天恒龙轩也各自眯起了眼睛,两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幻灵王也多在霍羽冲的身上停留了片刻目光,似察觉到了什么。正当楚浩云四人疑惑之际,没有任何预兆,他们眼前景貌豁然变幻。

珠帘飘香,点点华贵,巍然天阙内部,壮严肃穆。楚浩云、月离、白马秋风、济鹿凭空而现。

“阙九重(月离、白马秋风、济鹿)拜见女帝。”众人回神,但见高台珠帘,倩影浮光,珠帘飒飒,威严不可犯。四人同声拜倒,不敢有一点的别样心思。

“起来吧!”御兰女帝的声音虽然威严,但那种清脆让人感觉仿若二十岁的少女之音,不过,他们依旧不敢有一点想法。

“你们能从穹武秘境一路至此,朕很欣慰。之前四人,朕已允诺,霍羽冲若能在十国圣典前成就天境,便收其为记名弟子,你们之中也有一次这样的机会。”御兰女帝的话,让他们砰然心动,女帝的弟子,即便是记名,也是无上的荣耀。想想幻灵王如今的显赫身份,不难猜出,未来女帝弟子会是何等的荣耀。

“你们无需高兴太早,朕之弟子,即便记名,不是那么好做的。霍羽冲虽然被朕暂时记名,但仅限十国圣典之前。十国圣典之后,他若无法进入天境,一切作废。这件事情,也不会对外公开,你们可明白了?”

御兰女帝的声音带有灵魂压迫,最后两句话,深深的烙印在了所有人的心中。这是一个警告!显然,若是这件事被传扬出去,最初的源头肯定是他们八人之一无疑了。

“我等明白!”众人应声。

“济鹿,你之出身朕不追究,身为斗奇出身者,朕赐予你与霍羽冲相同的起跑线。”

御兰女帝的话音刚落,众人就感觉天阙内元力疯狂的涌动,不停的灌入济鹿体内。几乎在呼吸间,便已经修复了济鹿的伤势,他的气息也在疯狂的增长当中。对此,御兰女帝除了说了那两句话外,似乎没有别的任何动作。

“月离你可愿做朕的记名弟子?”济鹿那边的事情还在进行,御兰女帝已经将话锋转向了月离。

月离进入帝宫天阙以来,虽然一直恭敬,但那份漠然的冷寂,始终没有改变。听了御兰女帝的问话,正常人当是欣喜若狂,月离则是古井无波,淡淡的道:“月离有自己追寻的路!”

“呵呵,很好,与朕所料无二。”对于月离的态度,御兰女帝并未动怒,淡淡一笑,接着道:“不过,你之道途坎坷,未来两年中,将有一次人生转折,切记,王煞意志虽不是你所愿,但命途时至,选择权终究在于自身,每一种选择,或喜或悲,福祸相依。”

“多谢女帝提点,月离铭记在心。”月离心中波澜涌起,御兰女帝随口就说出了自己的心结。但她有些疑惑,御兰女帝能够预测未来吗?选择?是何种的选择?

“白马秋风,你呢?”

“请女帝明示!”白马秋风恭敬道。

“你的修行情况,朕一目了然,战魂异变,由人转灵,确乎千古罕见。但,你手中兵器,未来将成你一大杀劫。朕赐你两道生机,杀劫若过,朕可正式收你亲传。”御兰女帝淡淡说道。

由人转灵?楚浩云微微一愣,这话似乎在哪里听过。记得柳青麟说过,柳湘灵的情况是又妖转灵成为妖灵的。白马秋风是什么情况?不过,从其话语中,也能听得出,白马秋风手中的无痕之刃来历非凡。

亲传,这两字的份量,可是比记名弟子强了不知多少倍。白马秋风,未来,必将是一颗璀璨新星。

正在楚浩云沉思的时候,白马秋风怀中的帝虹令泛起光芒,勾勒出了奇特的印文,落在了白马秋风的体内。众人明白,这是御兰女帝的第一道生机保护了。

“帝虹之光,可保你一次生死。若你依然无法化解杀劫,可追寻手中兵刃之感,寻找第二道生机。错过这两次,你若依旧无法躲避命途,朕也只能叹天命无常了。”

“多谢女帝提点,白马秋风铭感五内。”

众人的情绪都不是太好,四人中一下子有两人可能降临变调,显然不是什么好消息。

“阙九重,你之身份,为天泣宗传人,朕便不强人所难。”到了楚浩云,却迎来了这样一句话,楚浩云自己听的都是一愣一愣的。自己杜撰的天泣宗真的存在?可是,他又觉得那里有些不对劲。

突然,御兰女帝话锋一转,笑道:“你那百岭西川的天泣三律,倒是让朕很有兴趣。不知,若朕犯了你天泣三律的底限,你当如何?”

楚浩云心头一惊,御兰女帝这个问题简直就是一步死棋啊!

天泣三律,在他心中不可动摇,一旦三律循环崩毁,那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可是,如题,若对方是御兰女帝这样强大的存在,与其对上,无疑是自取灭亡。

眼神变幻不定,他也明白,自己的天泣三律对于皇权与贵族的针对性太强了,那种人人平等,甚至是连人类与妖兽都可以平等的制律,在这些皇权眼中,简直就是**裸的造反行为。

深吸了一口气,楚浩云坚定了天泣三律的理念,沉声道:“按我天泣三律,女帝当诛!即便,我没有那个能力,但天泣三律战至最后一兵一卒,也不容任何人亵渎。”

他的话一出,顿时惊憾了其他三人,这种场合,说出这样的话来,简直就是大逆不道。对御兰女帝不敬的人,根本用不着她出手,御兰帝国普通民众各自随口一口吐沫就能将之淹死。

“哦?你真有如此坚决?”御兰女帝话语中不闻烟火,众人无法感知她的真实情绪。

“三律即存,若被打破,存之何意?阙九重非是有意冒犯女帝,这些乃我心中信念,若女帝降罪,阙九重领受。”楚浩云单膝跪地,话语气势却是不退分毫。失了最基本的坚持,放弃一次,便会有第二次,他不愿自己的心境出现这样的缺口。

“好!很好。希望你能贯彻你的天泣三律,朕很期待。”御兰女帝淡淡笑道,不知是否动怒。话锋一转,御兰女帝继续道:“你既得帝虹令,朕也无其它提点与你,便将夜风之封地予你,期待你的天泣三律能让朕惊艳之日。”

楚浩云无奈的苦笑,御兰女帝显然已经察觉到他夜风的身份了。对于她没有当场揭穿,楚浩云还是很感激的。

“阙九重,多谢女帝封赐。”楚浩云行礼恭声。

珠帘之后,御兰女帝看着跪倒的楚浩云,低声喃喃道:“阙九重……夜风……呵呵,你还有其他的身份吗?小子,朕之弟子,你终究无缘。希望金狮帝国与圣琼帝国在你成长起来之前,莫要去打四命云兽的注意,否则,一旦他们发现你身怀残情阙,朕也只能作壁上观了。”

此时的御兰女帝,无疑对于楚浩云的身份已经掌握九成九。

这时候,御兰女帝微微抬眼,殿内的济鹿身上的能量涌动也渐而消退,霍羽冲相同,济鹿的修为也被提升到了星辰境七重巅峰的状态,由于力量暴涨,济鹿现在还无法控制自身的力量。

满意的点点头,御兰女帝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

“济鹿,待你成就天境,朕可收你为记名弟子。望你能在两年后十国圣典时,让朕惊艳。”

“多谢女帝,济鹿必不负所望。”济鹿感激的跪倒行礼。

“退下吧,接下来的一切,御相会处理。”话音落,珠帘风动,御兰女帝已经消失无踪。

众人缓缓退去,期间,三人各自以古怪的眼神看着楚浩云,他的那句“女帝当诛!”给了他们太大的冲击。

“阙兄,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吧?那种大逆不道的话也敢说。”走出帝宫天阙,白马秋风有些后怕的对楚浩云传音。

“若能放弃,何须修上呢?秋风,一路同行,能与你为伴,我很高兴。”

“别,要是女帝哪天不高兴,抓住你今天的小辫子不放,我可不想做一个冤死鬼。”白马秋风警惕的打趣道。

“哈哈,女帝胸怀,岂是凡人能比,不必担心的。”楚浩云随口说了一句,迎面患君天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济鹿的身上。

不过,他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幻灵王殇无幻抬手间,两个气泡包裹了霍羽冲与济鹿,他们还不明所以的时候,身体就不由自主的跟着幻灵王抬步而去,离开时,幻灵王淡淡的道:“这两人,我带走了。御相、将军,接下来的事情劳烦你们了。”

“好,无幻放心吧。”患君常两人无奈,目送着幻灵王三人离开后,天恒龙轩笑道:“走吧,今日我也上你这老家伙的御相府讨杯酒喝。”

南宁市第八人民医院怎么样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南京儿童医院怎么样
江苏哪家医院专治癫痫病好
白癜风治疗洛阳哪家医院好
徐州治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