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英雄信条 第一千七十三章 衣锦还乡

2019-10-19 04:0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英雄信条 第一千七十三章 衣锦还乡

月色清冷,午夜寂寥!

看着唐顿的睡脸,听着他的呼吸,伊莲仿佛又回到了为了度过寒冷的冬季,两个人缩在一起取暖的小时候。

“就亲一下,一下就好

!”

伊莲抿了一下嘴唇,突然间觉得有些口干,于是伸出舌尖舔了一下,然后将头凑向了哥哥的嘴唇。

甘甜的呼吸喷在脸上,让唐顿有些发痒,于是动了一下脑袋。

咻!

伊莲就像一个被猎人盯上的小狐狸,直接缩进了被子里,等了十几秒,才偷偷地只露出眼睛。

呼!

吁了一口气,伊莲再次行动,不过在即将碰到唐顿嘴唇的时候,终究是改变了注意,吻在了他的额头上。

“哥哥,伊莲会永远守护着你!”

伊莲握住了唐顿的左手,闭上了眼睛。

清晨,阳光遍洒。

阿巴贡前来请安,顺便商定接下来的日程,没想到看到几个女仆待在房门前,正鬼鬼祟祟的说话。

“怎么了?主人还没起床吗?”

阿巴贡皱眉,数年的大臣生涯,早就让他去掉了那一身的低贱气息,充满了威严感。

“大人!”

※,◇女仆赶紧退后,站成一排躬身行礼,别看人家只是个地精,但是位高权重,掌管着德兰克福的财政大权,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让她们仰望。

“主人和伊莲殿下在一起!”

女仆长小声的汇报,她实在不敢进去,万一看到了不该看的画面,主人肯定会为了掩盖真相,杀了自己灭口的。

“呃,你们乱想什么呢?”

阿巴贡语。有那么多性感的女秘等着临~幸,唐顿都没动,怎么会去伤害视若珍宝的妹妹。

“我们错了!”

女仆们赶紧谢罪。

“时间不早了,去服侍主人起床!”

阿巴贡掏出怀表看了一眼,便退到了一旁,开始处理公务。有伊莲在,他自然不能乱进,不过还没看完一份文件,就被一声大喊打断了。

“让开,让开,大哥哥,我回来啦!”

小胡桃骑着空鳐,仿佛赛车一样,在走廊内狂飙。遇到了转角,也不减速,直接一个甩尾就拐了过去。

哗!

空鳐速飞过,带出的气流,直接掀起了女仆们的长裙,露出了下面的白色吊带丝袜。

“小主人?”

阿巴贡的脸上立刻挂满了惊喜。

“咦?阿巴贡,你这家伙又长胖了呀!”

胡桃一扯缰绳,来了一个急停。跟着跳了下来,用手戳了戳地精管家。因为心宽体胖,它发福了。

“都是托主人的福!”

阿巴贡媚笑着行礼。

“嘁,你还是那么会说话,大哥哥呢?”

小胡桃左顾右盼。

“在里边!”

阿巴贡是发自内心的恭顺,虽然曾经被小萝莉殴打过,但是他并没有任何怨言。

那些在边境讨生活的强盗们。早就做好了被抓后吊死的准备,不过这都是奢望,因为大多数等不来官兵的剿灭,就饿死了,以阿巴贡的智商。被小胡桃抓做奴隶后,有上百次逃跑的机会,可为什么宁可每天被打也要留下来?因为只要小胡桃有一口吃的,就会给他一半。

以地精孱弱的身体,阿巴贡要是离开,不是死在路边,就是变成野兽的午餐,小胡桃打他,也不过是因为它偷盗杀人……

“大哥哥,我回来啦!”

胡桃才没那么多的礼仪,不等女仆组织,就推开了房门,冲了进去,看到床上有人,便直接一个飞跃,扑了上去。

砰!

自由落体下的小胡桃,把唐顿砸个正着。

“你想杀了我吗?”

唐顿本想摆个苦瓜脸,故意吓吓小萝莉,没想到小胡桃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掀开被子,钻到了他怀里,紧紧地抱住了他。

“哥哥,我想你了!”

胡桃像一只归家的野猫,小脑袋使劲地在唐顿的怀里蹭着,还抬起头,吧唧一声,狠狠地亲了一口。

“想个屁,我不给茜茜去信,你是不是就不打算回来了?”

唐顿刮了一下胡桃的鼻子,没好气地抱怨。

“怎么可能?巴伐利亚我都玩遍了,没什么可留恋的!”

胡桃其实早就想去找唐顿了,只是巴黎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太危险,茜茜担心她给唐顿找麻烦,就一直留着她。

“你都不理我吗?好伤心!”

伊莲假哭,“亏我还为你准备了礼物!”

“谁说的?喏,这是给你的礼物!”

胡桃亲了伊莲一口,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礼盒,还用丝带精心地装饰饰过。

看着胡桃和伊莲叽叽喳喳,唐顿觉得很幸福,自从相遇,数年的时间过去了,小萝莉的身体也长开了,甚至胸前都微微的鼓起,不过依旧可爱的以复加,可以看出,将来绝对是个美人胚子,不知道多少男人要为她倾倒。

“岁月如梭呀!”

唐顿的感慨,并不能阻止时光的脚步,还没有处理完积压的工作,九大帝国的信使们就送来了信,让他在下个月的二十日前,务必赶到暴风雄城,参加两族商谈会议。

时间还算充裕,何况唐顿还拥有浮空战舰,所以第一站是自贸区,他要亲眼看一下这颗自己一手打造的经济明珠。

“主人,战舰进入红杉郡,预计十五分钟后,抵达晨雾镇!”

副舰长进入卧室,向唐顿汇报。

“嗯,在比萨镇上空停留五分钟,去通知伊莲她们,做好着陆准备。”

两个人已经离开晨雾镇数年,不只是伊莲,就连唐顿也有些怀念。所以为了不扰民,决定在比萨镇着陆,然后从陆路进入自贸区。

以唐顿现在的尊贵身份,在德兰克福的任何地方,都会得到隆重的欢迎,那些贵族绝对会大做面子功夫。所以要只有伪装的突然视察,才能看到真实的一面。

随着寒潮过后,尽管是晴空万里,可气温已经下降到了零下,到处都是一派霜冻景象,连大地都被冻的硬邦邦的。

站在甲板上,看着灰的一切,唐顿并没有叹气,反而喜形于色。

往年一到冬季。商人早就绝迹了,可是现在的商道上,各种大小商团依旧络绎不绝,甚至还有吟游诗人不畏惧寒冷,坐在路边吟唱祝福的诗歌,不时会有商人和佣兵丢几个铜板,算是讨个吉利。

“我先下去了!”

胡桃已经等不及了,骑着空鳐飞离甲板。

“体注意。战舰降落!”

副舰长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遍战舰,让乘员们做好防冲撞准备。

“老板。看!”

有人看到了战舰,立刻高呼老板。

“准备战斗!”

护卫商队的佣兵们很紧张,一个个拔出了武器。

“你们找死呀,,,收起武器。那应该是唐顿公爵的远古之矛号!”

老板们抬头看了一眼,脸色就变了,赶紧呵斥护卫们,在自贸区讨生活,这些老板要是连德兰克福主人的座驾也不认识。那绝对陪个精光。

佣兵们也反应了过来,即便那不是唐顿,可以拥有战舰的势力,也不是自己这种杂鱼可以惹得起的。

甲板放下,唐顿和伊莲各自骑着一匹高卢马走了下来,灵魂坐骑太扎眼了,论是战熊、独角兽、还是炙热梦魇,都太高调了,不过两匹高卢马也是奢华的低调,因为它们都是纯血马,价值百万金币。

当然,普通人一般认不出来就是了。

就在商队的老板犹豫着是不是上去觐见的时候,唐顿已经扬鞭奔驰了。

马蹄蹬踏着大地,扬起了一些灰尘。

“哥哥,看,是红松哨塔!”

伊莲开心的喊叫,过了这里,就是晨雾镇。

“是呀!”

看着那座筒形的塔楼,还有那个拦路的木栅栏,唐顿感慨万千,曾经为了不被哨兵勒索,每次过这里,都得飙演技。

经过了整顿,哨兵的素质好了很多,即便是大冬天,也有两个哨兵站岗执勤,他们的脸颊冻的红彤彤的,甚至嘴唇都开裂了,不过没有任何怨言。

唐顿翻身下马,走进了哨塔。

“阁下,请留步!”

两个哨兵很紧张,长枪叉成十字状,想要拦住唐顿,看穿着,对方不是贵族就是商人,自己可惹不起,不过职责所在,所以硬着头皮硬上。

唰!

唐顿一个瞬移,出现在哨塔前,开门进去,一股混杂着木炭味的热气立刻扑面而来。

哨兵长正捧着一本军事典籍翻看,顺便教导两个哨兵认字,看到陌生人进入,立刻了起来,呛哴一声,拔出了佩刀。

“你是什么人?”

哨兵长瞪着唐顿,杀气四溢,四个哨兵尽管很怕,可是在他的鼓励下,也组成了一个战阵,围住了唐顿。

“不是魔能者呀,可惜了。”

打量着这个青年,唐顿叹气。

“他要是魔能者,就不会来守塔了。”

荷玛觉得可厚非,魔能者因为战力原因,永远是军官的首选。

“做的不错,明天去军部报道,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百夫长,管理红杉郡的所有哨塔和哨兵!”

唐顿说完,转身离开,想了想,又取出一颗湖珠抛给哨兵长。

“长官,他是什么人?”

“这家伙口气好大呀,他以为他是什么人?还让你去军部报道!”

“不会是拿您寻开心的吧?”

哨兵们看着唐顿离开,满脸的不信任,关键是他太年轻了,说是军方官员,也不太可能。

“是唐顿公爵!”

哨兵长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激动的吼了出来,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要耗在这里了,没想到居然碰到这种好运。

杭州治疗白斑病费用
厦门好的癫痫病医院
遵义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杭州治疗白斑的医院
厦门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