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南科大校长朱清时总得有人迈开第一步

2020-09-13 23:18:4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南科大校长朱清时:总得有人迈开第一步 朱清时接受本报采访称,大学要恢复活力必须打破铁饭碗 19日,朱清时在办公室接受了本报采访。 文/片本报特派杨凡 中国山东讯卸任中科大校长后,朱清时虽然没有了参加会议、批示文件的烦恼,但他却为南科大失眠了:办事机构和规章制度还没建起来,人员也没有磨合好,很多小事情要操心,每天要吃好几种安眠药才能睡得着。19日,朱清时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坦言自己的压力,然而当谈到自授学位和自主招生时,他却兴奋起来,自信满满地说:得天下英才而育之,不亦乐乎! 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学生教好 :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和文凭的决定,是怎样作出的? 朱清时:我来深圳一年多,数次看深圳博物馆改革开放30周年的展览,深圳的大事没有哪一个是等批复后干成的。深圳机场、地铁等的建设经验告诉我们,你要改革的事物与旧制度不吻合,就要发生冲撞。等上级批复等于是等上级承担。既要承担不遵守旧制度的,又要承担各地方攀比的,他们的压力比我们的压力大得多。 如果看准了改革的事是好事,就要有人敢于承担,我们愿意走出这一步,先行先试。一步行动胜于一打纲领。 :没有拿到教育部的批复,是否有很大压力? 朱清时:目前压力很大,毕竟南科大还没有拿到批复招生的文件。9月29日,教育部批准筹建,但批筹并没有招生权。经过争取,教育部允许南科大与中科大联合招生,但是必须授中科大学籍。如果让我们成为中科大的异地办学点,我想这就失去了教改意义。因此我们坚决自主招生,自授学位。如果教育部要批复,我们也很欢迎。 :南科大走到目前这一步,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朱清时:能下定决心走出这一步,确实很难。18日的咨询会现场,从各地赶来的学生和家长就是用他们的行动支持南科大。深圳市对南方科技大学的投入比当年香港对香港科技大学的投入多。没有的理解,我们不可能跨出这一步。没有民众的支持,我们也跨不出这一步。 我看到媒体报道说,家长们不在乎学位由谁来发,而在乎自己的孩子能不能真正成才,学到真本事展柜转角。我们现在最大的挑战是如何把学生教好,让他们享受到更好的资源和教育。 :目前南科大给出的师资以香港科技大学为班底,还有不少中科院院士,听说在南科大您也将亲自带课? 朱清时:是,你看我在中科大时,后五年就不再讲课了,这次我们提供的师资将是世界一流的。我将给学生讲授创新能力的课程。通过这些年来我收集到的资料和观察思考,给他们讲讲如何培养创新能力。 改革有时不得不走中间状态 :按照南科大的招生计划,明年春季实验班招收首批50个孩子,秋季招收150个孩子。您刚才提到先行先试,如果实验失败了,那200个孩子的未来怎么办? 朱清时:无论怎么样,这200个孩子都会成才。首先,我自己认为肯定会成功,其次,这些孩子受到的教育一定是最好的。国外高校就是注重培养学生能力。巴黎高等师范学院不发学位,这是法国最高水平的学校,不发文凭,但是社会依然认可。只要我们的教学水平高,学生受社会认可,他们会成功的。 :包括苏刘溢在内,今天上午面试的孩子都是年龄较小的。南科大是否特别偏爱神童? 朱清时:选拔学生我们不在年龄上考虑,着重是选拔人才,特殊的人才,我们要培养高度创新的人才,来解答钱学森之问。招收人才我们不强调年龄,但也要志同道合。我们希望招收那些即便我们自授文凭也愿意过来的学生。我们将争取把学位含金量做到国外知名大学的标准。 :万一教育部叫停南科大自主招生,这些孩子怎么办? 朱清时:(略作沉思)我的基本判断是,教育部不会叫停。这也是我做这件事情的前提,改革有时候不得不走中间状态,就是黄灯。去年10月Science杂志采用我的文章,我就旗帜鲜明地表达了观点。 :那会不会出现一个状况,就是这些报考南科大的孩子只有国家承认的初中毕业证,因为高二招生的话,没有高中毕业证? 朱清时:中国现代最负盛名的历史学家、古典文学研究家、语言学家陈寅恪先生,就只有高中毕业证书,他不愿再花时间去考文凭。我们脑袋不能太过一刀切。像我这一代人,大学第三年,文革开始了,后来补了一个毕业证书,没有学位。出席活动时有介绍我是博士学位的,我也会赶紧纠正,我只是名誉博士。 多功能夹子 高校要有活力,一定要迈过学位槛 :为什么南科大的招生改革要从自授学位开始? 朱清时:我们的定位是一流的研究型大学,能够招硕士、博士,但是这在目前的审批体制下不可能一步到位。中国高校为什么这么多年冒不出尖?因为按照目前的审批体制,不等个20年、30年,招不到一流人才。这就造成新建学校水平不高,老学校积弊重、包袱重。这是中国一流高校搞不上去的重要原因。中国高校要有活力,一定要迈过学位槛,这一步很险。但又是中国高校的必由之路,中国高校恢复活力,必须自授学位。 这是大学办学自的回归,不是创新,而是一种传统。中国大学不像真正的大学,培养不出好人才,找不到工作,国家发的文凭含金量下降,农民工工资在涨,大学生工资反而降低,这成为不可逆转的社会选择。办大学不能靠铁饭碗。这不是教育部批不批准的问题,而是只有到了这一步,学校才有希望。 :自授学位的改革对中国高教制度而言意味着什么? 朱清时:中国大学自授学位意义很大,全世界大学都是这样,而唯独中国是国家学位,就像铁饭碗。各个学校拼命去跟教育部公关授权,而不是拼命提高教学水平,这就是本末倒置。中国大学要恢复活力就是要打破铁饭碗。学位要受社会认可,而不是教育部的章认可。改革开放之初,提到下海,并不是人人敢去冒险。砸掉铁饭碗,用自己的努力获得认可,我想有的学校会害怕,但是改革开放三四年之后,下海成了风气。我想,不会超过三四年时间,自授学位也会成风气。总得有人迈开第一步。 专家解析 南科大改革面临三困境 没有得到教育部招生批复、喊出自授文凭和学位的南方科技大学近日来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支持者有之,观望者有之,主管部门教育部却始终没有在公开场合正式回应。 在现行教育体制下,朱清时掌舵的南科大改革,究竟是否离经叛道?需要真正突破的困境是什么? 南科大的改革不是离经叛道,而是改革先行者。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朱清时发出的第二天,熊丙奇就撰文为南科大改革叫好。 熊丙奇认为,南科大改革要突破的困境来自三个方面。 首先,是与学校关系调整不明朗。他认为,在推进高校办学自的改革中,学校招生、颁发学位不应靠审批,只是起到投资举办、依法监管的作用,这是政策层面的风险。教育部不表态不是坏事。教育部如果表态支持南科大的改革,那么说明中国教育改革真正启动了。如果叫停,或马上给南科大发一个招生许可证,又走了行政审批的老路,不一定是好事。 其次,学校完全自主办学,不知道怎么建。中国大学办学思维习惯了按照上级通知,等、靠、要。在此之前,南科大的改革是时时刻刻等批文,因此很多人不看好。熊丙奇说,恰恰南科大发出自主招生、自授学位的呼声,迈出了这一步,摆脱了行政框架。被逼出来的改革才是真改革。 第三,改革还需要突破公众和受教育者观念的制约。熊丙奇说,目前,我国社会正在经由学历社会向能力社会转变,读书不追求学历而是真正获得能力是未来的方向,但人槽板挂钩们一时还难以接受。哈佛大学的学位也是大学自己颁发的,为什么世界各国都承认?如果10年后,再看今天南科大的改革,就会觉得再正常不过了。本报杨凡
潍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潍坊治疗白癜风方法
渭南治疗白癜风方法
渭南治疗白癜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