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希腊和德国如何躲猫猫

2020-06-30 09:11: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希腊和德国如何“躲猫猫”

希腊这个公共债务总额高达3150亿欧元、负债率为年GDP总量175%的欧洲国家,最大的海外债主是谁?当然是IMF、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这“三驾马车”。这“三驾马车”不仅手握希腊债权的2/3强,更通过“抒困换紧缩”对希腊国内政治施加着“无微不至”的影响,上至

希腊这个公共债务总额高达3150亿欧元、负债率为年GDP总量175%的欧洲国家,最大的海外债主是谁?当然是IMF、欧盟委员会、欧洲央行这“三驾马车”。这“三驾马车”不仅手握希腊债权的2/3强,更通过“抒困换紧缩”对希腊国内政治施加着“无微不至”的影响,上至总统提名,下至普通劳动者的退休年限,它们都要站出来指手画脚一番——这也不难理解,2014年希腊预期经济增速不过0.6%,2015年也最多2.9%,如此巨额债务,倘不盯牢一些,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回收——甚至还能不能回收。但具体到国别,那么就不能绕过德国了:由于在欧盟、欧元区中经济实力和表现最好,德国在“三驾马车”中至少两驾(欧盟委员会和欧洲央行)中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也无疑是“紧缩换抒困”一揽子希腊金融危机救助计划中实际上的第一大“金主”和“债主”。如今希腊刚刚通过立法选举闪电般组建了以激进(Syriza)为主体、以该党党领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为总理的新内阁,这个政党早在去年12月底触发此次大选前就不断抱怨“紧缩伤害希腊经济与社会”,表示一旦上台要和“三驾马车”好好谈谈“债务重组”——说白了就是想宽限偿债期、减少紧缩义务,或干脆豁免、减记部分债务。而他们上台后也果真是这样做的。1月27日新内阁刚刚组成(上距大选揭晓不到48小时),31日,着名激进派经济学家、曾尖刻抨击“三驾马车”将紧缩强加给希腊,并直接将矛头对准德国的希腊新财政部长瓦鲁法基斯(Yanis Varoufakis)就和欧元区主席戴松布伦(Jeroen Dijsselbloem)举行了会谈,随后接受BBC等采访时,这位新财长一方面强调“我们将履行国际偿债义务”,另一方面“打算和债权人好好讨论一下偿还的方式和期限”(他暗示不会承认2月28日这个决定是否向希腊交付最后一期70亿欧元抒困款的“大限”,理由是“协议是前和‘三驾马车’签署的”),而在此前后,总理齐普拉斯同样一方面强调“遵守国际义务”(就是承认希腊确实欠钱),另一方面强调“不会后退一步”并打算和债主们“好好谈谈”(就是不打算好好还钱)。他们随后的安排也的确是“好好谈谈”的节奏:齐普拉斯自2月1日起巡回访问塞浦路斯、意大利和法国,和上述国家外长、财长接触;瓦鲁法基斯则已动身巡访法国、意大利和英国。两位可代表希腊新处理债务问题“总口径”的希腊政治新贵,看上去并不打算回避“会不会还债”、“打算怎么还”这两个当前希腊、乃至整个欧洲和世界都为之头疼的难题。然而他们却有意无意在回避德国这个“大债主中的大债主”,这个不论紧缩问题、债务问题或抒困款问题都绝不容回避的欧洲第一富国。尽管瓦鲁法基斯轻描淡写地在巴黎提到“我会找时间跟朔伊布勒(德国财长)谈谈”,但至少目前看来他或总理都暂时还没找到这个时间。甚至,他们至今几乎未曾专门针对德国的态度发表什么有意义的讲话、表态——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财长都已先后就希腊问题“喊话”,尽管在选战前和选举期间,他们和整个激进,几乎是“言必称德国”。同样,德国也曾“言必称希腊”:在“债主”中德国是最关注希腊债务问题,也最喜欢就希腊的紧缩指手画脚的。如果说在去年三次总统提名过程中,“三驾马车”还不忘说几句“尊重希腊人民选择”的场面话,德国政要却不时口出“希腊人民应作出正确选择”、“不要选择极端政党”等在欧洲范围内有“政治不正确”之嫌的刺激话语。此次希腊新组成后,朔伊布勒迅速发出“‘三驾马车’和欧洲无可让步”、“一个负的希腊政坛男子汉不应在试图‘赖账’上浪费时间”等鹰派言辞,默克尔则在汉堡《晚公报》上于1月31日重申“希腊不要对‘赖账’作任何幻想”。如果说希腊新在对德国“躲猫猫”,德国对希腊新又何尝不是——前者竭力绕开德国,而后者固然不断放话,却既非面对面和希腊新去说,又似并不在意希腊人会怎么回答。很显然,希腊新认定德国“难缠”,希望通过这种“躲猫猫”分化债主们的立场,从而为自己的“债务重组”找到一点点可能的空间——至少先躲过行将到来的2.28“大限”再说,具体说,就是抒困款照拿,但紧缩义务减少,如果可能,还款期限能推后多久,就推后多久。而德国则认定了希腊新缺乏还款和沟通诚意,也不愿在希腊问题上再作任何让步,因为不仅德国国内民意不支持(1月30日公布的民调结果显示,德国反对豁免希腊债务的受访者比例高达76%),欧元区各国也普遍担心,倘希腊“欠债可以不还”先例一开,欧元区的债务国将纷纷起而效尤,而债权国则会更加怨声载道,不愿意背负救助黑锅,这将从根本上动摇欧元区和欧盟的基础。既然希腊新“可以谈谈”的目的是“谈赖账”,而“三驾马车”相同命题的底线是“谈还钱”,双方就暂时不存在谈妥的可能,希腊新和德国这对希腊债务问题上立场差距最大的负债人和债主间,暂时也势必只能先捉捉迷藏了。这不意味着它们真的不想谈,它们只是在等待,等待对方熬不下去,等待自认为的最理想“谈机”——或等到自己实在熬不住为止。

(:收获)


吕梁男科医院
武汉治疗白斑的医院
广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河南白癜风好的医院
龙岩治疗白癫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