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人民网30年痴父子情牵一梦文艺轻骑兵

2019-10-09 20:55: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人民:30年,痴 “父子” 情牵一梦(文艺轻骑兵)

  榆中据人民讯( 银燕 王丽华) 30年前,一个狂风乱舞、黄沙漫天的傍晚,细雨绵绵。

  乡间小道上,一个20多岁的青年骑着一辆自行车逆风而行,身后的自行车架上,满满当当地捆扎着一堆东西,远远看去,好似毛驴拉车。

  那风刮得正紧,漫天飞舞的黄沙间或迷了青年的眼,青年迷瞪着眼,吃力地踩着脚踏板,乡间泥泞的小路上,留下一串歪歪扭扭的自行车辙印

  30年后,一个秋雨绵绵的傍晚。一辆深蓝色的双排农用小货车轻快地行驶在乡间平滑的水泥路上,车上,也是满满当当一堆东西。

  我确定我就是那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而你是我的猎物是我嘴里的羔羊,从驾驶室半开的窗户里飘出来,开车的小伙子30出头,脸上带着惬意的微笑。 这是流传在西北荒滩的故事,一个跨越了30年的关于两代农村流动电影放映员的故事。

  故事一 电影子来了

  1982年,兰州市榆中县和平村发生了一件大事,年仅29岁的火成玉掏出自己所有的积蓄2200元钱买了一台电影放映机。

  村邻们都说,老火,你傻啦,花巨款买这么一个劳什子不能吃不能喝的,把家败到底了!

  火成玉却不在意,自己鼓捣着,利用他前几年在公社当电影放映员攒下的那点儿底子,没过多久,就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小本经营走村串乡,给十里八乡的乡亲们放电影。

  放电影的设备重,火成玉又花了当时看来一笔不小的钱买来一辆28式的男用载重自行车。

  放映机、两部电影的拷贝胶片、音箱、银幕、电源电线,装了五大包,捆扎在自行车后座上,远看就像一座小山包。

  老火拿上这他放电影的全部家当,至于挂银幕的木头杆子,一般都是到村子里就地取材。

  今天放电影啦!一场电影几分,一晚上两场电影还不到一毛钱 村邻们奔走相告,待到黄昏了,吃过饭的村民们搬着长板凳,排成一排排

  和平乡的老火,这可出了名了。老火的脚步踏到了和平镇以外的镇子。

  对方圆十几里的村民们来说,老火无疑是个偶像,远远地见到老火那辆标志性的自行车,娃娃们就嚷嚷开了:电影子来了,电影子来了!边走边跑。男女老少,扶老携幼,呼啦啦全出来了,红的,绿的,抱着头巾的比红衣服还要红的,是脸上那两个红红的红二团。

  后来,老火用上了三马子。有了三马子放电影就方便多了,他把车子停下。车上跳下来一个小男孩,扑扇扑扇圆丢丢的眼睛,这个小孩子,就是老火的儿子小火火克伟。

  挂好银幕、装好放映机,连好电源,老火抬头一看,满场院的人,乌央乌央的。

  瞧,东边老张头坐在专门拉来的上头铺好褥子的架子车上,娃娃们多数斜靠着墙根或草垛站着的,帮助老火收拾好东西的儿子也找了个地方坐下,各就各位都准备停当了,单等老火了。

  这时,老火的内心就特满足,觉得自己干的这活还是有点用处的。

  西北农村生活比较沉闷,火成玉和他的电影子,给村民们带去了欢乐,实用农业科教片则让大家学会科学种植和养殖。也让村民们多了一个认识外面的世界的窗口;大家有事儿可干了,打架赌博斗殴的少了,学知识学文化的多了。

  故事二 吃螃蟹有苦有甜

  咱家的本儿回来了!有天,当老火扒完最后一口洋芋面,老火媳妇兴奋地搓着双手对老火说,买放映机和自行车的钱都已经回本儿啦!

  本儿回了!嘿,不白干那!老火兴奋地搓搓双手,琢磨着还能干点儿啥。对,让更多的人来瞧我的电影。他想法设法,弄来一些比较好的电影拷贝胶片。

  老火的脚步越迈越远,大家对放电影的看法也在慢慢改变

  老火,你真行啊,脑子真灵光!老火,明天我岳母家里办事情,你去放场子电影看看。哟,老伙计,没想到你整的这个还挺行的!

  同村的人不笑话他了,很多人都羡慕他有一个灵光的脑子,也有一些人眼红了,说他如何挣钱容易。

  老火对村邻们说,我这赚的都是辛苦钱, 有一晚,刮沙尘暴,伸手不见五指,放完电影回来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一个人在荒郊野外,心里那叫一个瘆得慌啊,就怕啥神啊鬼啊的突然窜出来吓我一大跳,所以憋着一口气一直不停地骑,到家了,这口气才松下来。

  老何,那时,你们在干啥,正在热乎的炕上搂着老婆睡的正想呢吧? 冬天零下10几度,虽说穿着大衣、棉鞋,第一部放完,脚就冻木了,等到放完第二部收摊时坐在那儿半天都动弹不了,当时心里那个凄凉啊,就想着能有个热炕让咱暖暖

  村民听完,都不吭声了,看他的眼神都多了些敬佩,还有一丝心疼。

  因为放电影,老火还结识了很多好伙计。

  大家快点搭架子啊!袁家营村村民小组组长袁维豹有个大嗓门,每次老火去他们那儿放电影,这个袁大嗓门总是用喇叭通知大伙儿,搭架子,抬桌子,跑前跑后非常热心。

  给娃弄上个洋芋面,辣子摆上!(当地方言)沈家河村的一个姓邵的,人话不多,但每次老火去放电影,都要把老火和他儿子叫到他家去,炒面片、煮洋芋这些当时村里稀罕的东西热情款待,走的时候,他还给捎点葱、馍馍啥的。

  收场的时候,老火会跟村邻唠两句,有些男娃娃女娃娃们就是看我放的电影认识并成亲了,有的都有娃了,他们有时还跑过来跟我说我放的电影做了大媒了。听到这话我心里那叫一个舒坦。

  11月份,入冬了已经,电影散场,老火开着他的三马子,把小火往车上一放,一路上心里都暖暖的

  火成玉风风火火的放了20年电影,用坏了三台机子,骑坏了两辆28式自行车,直到换了 三马子。他无数次在这二十来个村子之间来回走动,前后放映共计约一万余场次。

  故事三 从老火到尕火

  94年,电视开始在我国广大农村的普及,看电影的人越来越少,有时一连好几个月,火成玉的电影都没人请。

  2001年,国家开始实施2131电影工程计划,当时国家补贴不多,加上电影行业不景气,火成玉的电影生意只能说是惨淡经营。固执的老火还是到各乡村学校去放映爱国主义影片,同时还联系一些其它活儿,这样勉强撑到了2005年。

  2005年的一天,老火坐在自家小院儿里,叹了口气,把心爱的放映机擦拭干净,锁在一个大木箱里。

  随同放映机一起封存的,是他不熄的电影梦。

  有个年轻人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幕,他就是当年和父亲一起放电影的小火,火克伟。

  父亲把机器锁起来之后,小火搞起了农业运输,钱不少挣,可他没忘记和父亲一起放电影的日子。老火下地干完农活,他就不时把封存的那台放映机拿出来一直擦,直到擦得锃亮为止。他还把自己珍藏的唯一一部拷贝胶片《种西红柿》拿出来,投放在自家客厅雪白的墙壁上,自己给自己放。

  2007年5月,全国农村电影工作会议在延安召开。首次提出企业经营、市场运作、政府购买、群众受惠的农村电影改革创新思路,给放映员的补贴也由原来的20元每场(每场两部电影)上升到100元每场。

  就像春风一下子吹遍了大地,榆中县23个行政村,配给了一台数字电影放映机,以实现每村每月看一场电影的目标。这是新时代的声音!

  2008年初夏,在国家电影新政策下,经过公开竞投成立的飞天院线面向全省招聘有经验的放映员,消息传来,小火和老火兴奋地一夜没睡,他们合计了一晚上,决定一同去竞聘。

  经过几轮过关斩将,最后,儿子火克伟竞聘成功,成为飞天院线的第一批放映员,而父亲火成玉则落选了,他又开心,又伤心。

  经过一段时间的正规培训,小火掌握了新式数码放映机和相关器材设备的使用方法,开始了23个行政村的电影放映工作;他开着小货车,走到各个村子,既播放一些如《村官李八亿》、《暖春》这样一些农村题材电影,同时,也紧跟潮流,放映一些新近上映的大片如《建国大业》、《十月围城》、《唐山大地震》等。

  2010年的一天,一辆农用小货车驶进了袁家营村。先是一个年轻人,打开车门从车上下来,随后下来一位年逾花甲的老人,帮着年轻人摆好数码放映机、高档立体声音响等设备。

  这正是老火父子俩。待帮小火装好放映设备,老火就寻摸一张凳子,点上一支烟,寻一个僻静的地方,端坐在银幕前面,跟一个普通观众一样,认认真真地看电影。

  换片的间隙,他就别过头去,跟村民暄一阵儿。有人打趣他说:尕火(指火成玉)都放成老火了!老火笑笑。

  新片子开始后,大家安静下来,老火也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电影,随着银幕镜头的切换,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他放电影、儿子坐在小板凳上看自己放电影的岁月。

  烽烟滚滚唱英雄,四面青山侧耳听,青天响雷敲金鼓,大海扬波作和声,人民战士驱虎豹,舍生忘死保和平(电影《英雄儿女》中的歌词);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为什么这样红?哎红得好像,红得好像燃烧的火,它象征着纯洁的友谊和爱情(电影《冰山上的来客》中的歌词)

  那是老火的时代。

  一个激灵,老火又从记忆中回过神儿来,银幕上播放的是《十月围城》。2008年7月到现在,三个多年头了。小火现代的播放设备和立体声音响让这样一场乡村电影和影院里的感觉相差无几。而这,是老火那时用传统放映机和16mm拷贝胶片远远无法比拟的。

  小火则憧憬着,未来能开上国家配给的流动电影放映工程车去给广大村民放电影。小火还跟向所属的飞天院线提建议:经理,你说,能不能把一些大片新片的拷贝胶片尽早给到我们手中,大家能更早看上;油价贵了,能不能给放映员发放点燃油补贴?

  看看坐在崭新的数码放映机前意气风发的儿子,老火心中突然涌上一股热流,我爱电影一辈子,现在虽然放不了了,儿子却接替了我。将来,儿子老了,还有其他的小王、小张、小李等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这是振奋人心的好事!想到这里,老火禁不住裂开豁牙的嘴,自顾自地笑了

  :季桂珍

综艺
机械泵
证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