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史上最糟的奧運選手輸了全世界又如何

2019-05-22 04:40: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如果你碰巧關注了 2018 年平昌冬奧會女子自由式滑雪 U 型場地技能賽半決賽,一位女選手的比賽畫風,肯定隔著屏幕都會讓

如果你碰巧关注了 2018 年平昌冬奥会女子自由式滑雪 U 型场地技巧赛半决赛,一位女选手的比赛画风,肯定隔着屏幕都会让你感觉到尴尬,就连当时的电视台解说员都充满困惑, “她从 U 池的这边顶部,慢慢地滑到那边顶部,她似乎在向评委们展示,她可以把 U 池刷得很干净。从总体效果来看,她就像是1名在篮球场中上上下下运球却从不投篮的篮球选手,或者一名在冰面上不停地绕圈子,却始终不肯跳一下的花滑选手……”

在寻求 “更高、更快和更强” 的奥运赛场上,居然有选手拒绝展示任何跳跃、旋转等高难度技能,只是”佛系“ 地在 U 池中滑来滑去,任由全世界媒体和观众一脸蒙圈……这位特立独行的女运动员,就是来自美国加州的匈牙利裔滑雪运动员伊丽莎白·斯沃妮。那场比赛,斯沃妮毫无争议地排名倒数第一, 31.4 分也是奥运史上的最低得分。更糟的是,从那时起她便饱受外界质疑和非议,乃至被冠以“史上最糟的奥运选手”的名号。如今一年多的时间过去了,美国 《加州星期日杂志》 走进斯沃妮的 “后奥运生活“ ,探访这个 34 岁大女孩奥运背后那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

可以想象,在平昌冬奥会那场饱受争议的 “表演” 过后,斯沃妮受到了外界怎样猛烈的言论攻击,就连一向以严谨著称的专业媒体,似乎都失去了耐心。一位 CBS 体育专栏作家就直言, “斯芬妮不仅嘲弄了奥运精神,更嘲弄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她用欺骗完成了自己 ‘真正的美国梦’ ,而为了到达生活目标,她以最小的付出得到了最大的回报。” 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斯沃妮从 25 岁时才开始学习滑雪,在这方面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天赋,充其量只能算是业余爱好者。而在美国,很多奥运项目的精英选手都是在国家训练体系中,这样他们就可以无后顾之忧地全身心投入到训练中,但对于像斯沃妮这样非国家训练体系的运动员而言,要想参加奥运会,需要面对的第一挑战并非比赛成绩,而是自费训练和比赛产生的巨大经济负担。

之前坊间流传,作为哈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在硅谷一家公司做人力资源工作的斯沃妮是一位 “金领” ,但其实她的财务状况并不是很好。

为了备战奥运会,我搬到了犹他州的帕克城,因为那里是奥运选手的备战营地,不过那里的房租、设备,和交通费等很多费用,都需要我自己承担。为了攒到足够多的钱,我干了很多工作:在连锁超市停车场搜集手推车,销售,在一个五星级度假村提供宴会服务……那个时候,我接待了成千上万的客人,说了无数遍, ‘早上好,先生!’ 或者 ‘下午好,女士!’ 有时候,我乃至只能靠吃花生酱和香蕉度日。当然,这一切都是为了实现那个更大的目标。

——斯沃妮

通过加班加点不辞辛苦的的工作,斯沃妮赚出了备战奥运的费用,更令人诧异的是,对取得入围奥运会的成绩,她采取的是同样的 ”加班加点“ 的方法。因为根本无望代表美国参赛,斯沃妮只能 “曲线救国” ,先后加入了委内瑞拉队(母亲在委内瑞拉长大)和匈牙利队(祖父母的出生地);由于奥运会规则规定,只有在各项世界级赛事中保持前 30 位的选手才能取得奥运门票,因此她不漏过任何一项比赛,勤奋地去刷分数;更绝的是,为了积累足够多的分数,从而保证排名,在充满失误的滑雪赛场上,她选择不走寻常路,一切以 “稳” 字当头——完美地完成一个个简单而普通的常规动作,从而 ”击败“ 那些雄心勃勃但没能完成高难度特技动作的选手。事实证明,这种“龟兔赛跑“的策略直接了当且行之有效,斯沃妮也因此赚到足够多的积分和足够高的排名,甚至她还将这种策略运用到了平昌奥运会赛场上。

虽然很多人认为斯沃妮的比赛风格很 “怂” ,但斯沃妮泄漏说,其实那次比赛结束后,她得到了许多业内人士,乃至冠军选手的支持。平昌冬奥会女子自由式滑雪 U 型场地赛冠军卡西·夏普就跟她说, “如果你为来到奥运赛场投入了足够多的时间和精力,那末你就应当像我一样,就在这里!” 当她赛后退场时,2014 年索契冬奥会该项目冠军得主马迪·鲍曼也专门找到她,不但拥抱了她,还对她说, “我们都爱死你了!” 后来,两届冬奥会男子自由式滑雪 U 型场地赛冠军大卫·怀斯,在接受媒体采访也直言, “我受到了斯沃妮的鼓舞和鼓励。”

斯沃妮说, “我觉得正是这种从来不会自我怀疑的特质,让我第一次进入了奥运会,由于我始终坚信自己只要努力就会获得回报。在电视机镜头前,我的反应并不像是一个了解观众们需要什么的人,也许很多人认为,我应该承认自己成绩不佳,或是为自己的比赛感到羞愧,但我还是会为自己所取得的一点一滴的成绩感到自豪。”

作为1名兴趣广泛的体育爱好者,斯沃妮获得很多运动奖牌,从滑雪到赛艇不一而足。

在平昌冬奥会比赛的视频在上病毒般疯狂传播后,斯沃妮发现,她已经成为了人们口中那个 “骗入奥运会的骗子” 。一直以来,斯沃妮都是一个心理相当强大的 ”女汉子“ :19 岁时,她就曾为竞选州长的施瓦辛格助选,为了收集选票上的签名,她经常会在体育馆门外等待出入的人,由于她觉得锻炼后的人们心情会更好,更有可能参与其中;另外,斯沃妮还参加过 NBA 犹他爵士队和洛杉矶快船队,和 NFL 奥克兰突袭者队拉拉队领队的提拔,尽管没有成功,但她非常享受参与的过程;另外,她从小还接受过射箭、体操、钢琴和长笛等很多文体训练。但是,面对络如潮的恶评和歹毒言论,她觉得很崩溃。

小时候无论踢足球还是打棒球,斯沃妮都是唯一进入校队的女孩儿。

那次比赛后,我开始浏览 YouTube 和 Instagram 上一些令人讨厌的评论。我的爸爸曾说过,我就像是1座堡垒,镇静得可怕。但有一天晚上,当他问到我是不是读了一些分析我的文章时,我哭了, ‘爸爸,我再也看不到这些了……’ 其实,我是一个很简单的人,如果我想要做点什么,总想学会如何把事情做好。我可能不会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人,但我总会努力去了解和学习,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

——斯沃妮

现在,斯沃妮已经彻底走出了阴影,很早之前,她就已经开始专注于人生的另一个目标——准备参加电视节目《美国忍者武士》。《美国忍者武士》是一档参赛者将完成一个富有想象力、挑战死亡的障碍课程的真人秀节目,为了给参加该节目的参赛者提供一个真实的训练环境,全美各地一下子诞生了数十个统一风格的忍者武士训练馆。如今,斯沃妮就在加州康科德市一家训练馆接受训练。

斯沃妮的教练扎克·莱米斯认为,斯沃妮身上最使人惊讶的一点就是,她自己还没学会举重,就已经开始在接受训练的同时,试着让自己去教他人了。斯沃妮说,当初她在公园城学习滑雪时就是这样,短短几个月内,她自己就成为了一个滑雪教练, “我总觉得,学习如何教人东西,更有助于我自己学会这些东西。”

作为奥运会史上最糟糕的参赛选手,其实斯沃妮的故事告知了人们一个很简单,但很容易被忽视的道理——在某一个领域,我们所有人都是从业余开始的,而且绝大多数人很可能会永远地“业余”下去,但对于大多数来说,专业还是业余其实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你愿意去做,愿意为自己的梦想去付出努力。

说说古代帝王的跨国之恋航班首个智能机器人空姐上岗盘点机器人创业火烧少林寺历史上真的有吗竟跟雍正皇帝有关

规划户型一般常见的间隔及布置
疏港路下穿通道8月通车 工程全面进入主体结构施工阶段
戴松林湾田国际千亿大市已启兴邦物流再添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