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牛盾答大学生村官代表未来谁来种地略

2020-10-16 03:30: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牛盾答大学生村官代表:未来谁来种地? 靓女、大学生村官、最年轻的广东人大代表……赵雪芳成为今年全国两会摄影、摄像记者们关注的焦点。今年上会,赵雪芳最想求解“未来谁来种地”的困难。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贵溪市樟坪畲...

农业部官员答大学生村官代表之问:

未来,谁来种地?

靓女、大学生村官、最年轻的广东人大代表……赵雪芳成为今年全国两会摄影、摄像记者们关注的焦点。今年上会,赵雪芳最想求解“未来谁来种地”的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江西省贵溪市樟坪畲族乡黄思村党支部书记桂千金也有这样的疑问。就在半年前,几个在外打工的青年看到农业部“培养新型职业农民”的新闻后回乡创业,期待能在政策出台后挖到“第一桶金”,“他们常问我,有甚么具体政策来培养职业农民”。

会场上,中国青年报记者将大学生村官代表们最为困惑的话题抛给了全国政协委员、农业部副部长牛盾。

200多人的村落,35岁以下年轻人只剩下两三个

赵雪芳所在的广东省乳源县东坪镇汤盆村如今很难再见到什么年轻人了。这个总共16户人家200多口人的村落,如今可以数得上来的35岁以下年轻人只剩下两三个。

刚到汤盆村工作时,赵雪芳想带着村民们种水果、种大棚蔬菜,一心想要带领村民致富。但“回到农村”这个天真的想法,本身就给她下一步工作的展开埋了颗“雷”。不但汤盆村的村民瞧不起她,就连她自己老家的村民邻居也瞧不起她,“好好一个大学生,不在城里打拼,回农村干什么?”

小赵让村民种水果创收,村民说不行——山区土地不平坦,不好种;小赵让村民种桂花树,卖苗木,村民还是说不行——没技术;小赵联系好了技术指导员让村民种茶树,村民仍旧不同意——说体力不够,没法上山摘茶叶。

村民们这也不愿意,那也不高兴,汤盆村50%以上的耕地撂了荒。剩下的田,农民们就种了些易打理的水稻,以腾出时间外出打零工,“他们从来不期望靠种地挣钱”。

每次被村民拒绝,赵雪芳就会想,要是能跟村民们在外打工的子女谈谈该有多好。根据她在其他村子调研的情况,如果种桂花树,造型好一些的、养了两三年的小树,能卖一两千元一株,更小一些、半年左右的桂花苗木每株能卖500元至1000元。

她相信,跟一个年轻力壮的农民沟通“种树致富”这件事儿,一定比跟56十岁的老人说起来成功率高很多。但问题是,她找不到年轻人谈这些事儿。

最近两年,因为当上了全国人大代表,她也认识了一些愿意帮忙的、有资源的“大火伴”,这使得她带领农民创业致富的意愿更加强烈。去年两会结束后,1名茂名的农民企业家建议她种些苗木,并愿意提供一些资源进行对接;1名乐昌市(邻乳源县,与乳源县地理环境相仿,记者注)的农民代表建议她可以随着自己种茶树,一起经营。

去年3月,小赵把村委会门前的那棵老桂花树上掉下的种子搜集起来,自己“试种”。如今,她的实验田里,已经有5六十棵小桂花树了,“我先自己种种看,能挣钱了再拉村民一起干”。

12
儿童风热感冒怎么调
哪种软肝药效果好
软肝片全疗程用药贵吗
幼儿肚子胀气如何快速消除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